墨辞玖&夭夭

我叫夭夭(yao)扩列吗?我QQ2829284150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六)

   没错,我又双叒叕被催更了¯\_(ツ)_/¯

   然后我就卑微的来更文了,夜猫子的福利有木有?hh

     wxjj勿入

—  —  —  —  —  —  —  —  —  —分割线~~~

“什么,江家被灭是因为魏无羡!”一年轻修士惊叹道仿佛知道了什么大事似的

“哎,这事我知道一点,当初魏无羡在屠戮玄武那儿想逞威风,先是骂了温氏先祖,后来又打了温氏二公子温晁,你说这那个世家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啊,更何况是但是一手遮天的岐山温氏”一位年老的修士将原委道出

一时间,所有修士议论纷纷,有的在骂魏无羡的,有的则是说这江枫眠对故人之子还是个家仆之子的态度,将魏无羡,江枫眠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明明是那温狗暴政跋扈,无恶不作,才会导致江氏灭门,怎么现在倒是成了我的错!”魏无羡见修士都在咒骂他,也是急眼了,刚好在他面前有位修士在与其他修士诅骂他,魏无羡见此更是怒气横生,举起手就要扇那位修士一个耳光,却被那位修士抓住了手,竟是一时挣脱不开

魏无羡打没打着反倒被抓住,别的修士目光不善地盯着魏无羡,魏无羡急的大叫“蓝湛!”

蓝忘机见自家“柔柔弱弱”的“小”道侣被人抓住,拔剑便要打,却是被别的修士挡住攻击,蓝曦臣见此,上前去赔笑着道歉,江枫眠也一同前去道歉,这事才不了了之

……

【魏无羡没料到金凌会在此出现,更没料到他举止跋扈至此,心道:“这孩子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脾气大戾气重,骄纵任性目中无人,把他舅舅和父亲的坏处学了个透,母亲的好处却没学到半点,我要不是敲打敲打他,将来迟早要吃大亏。”眼见金凌似乎没撒够火气,朝地上那人逼近两步,他插口道:“金凌!”】

“魏无羡,我儿子还轮不到你来管教,‘母亲的好处没学到半点’?江厌离他有什么好处?女红?煲汤?还是整日跟在师弟身后嘘寒问暖?我儿子是金氏小公子,更是这兰陵金氏的宗主,不是江厌离那种奴仆一样的人”金子轩冷冷地说道

“阿婴他只是说话太直了,金公子不必放在心上,阿婴年少气盛,说出那样的话也是无心之失,望金公子谅解”江枫眠赔笑道

“子轩,你怎能…怎能如此说我……阿羡他不是故意的”江厌离面色委屈,眼中带泪,仿佛下一秒泪水便能落下,这委屈装得一套一套

“江厌离,当初让你进我金家家门也是看在虞夫人的面子上,现在我也不管什么情面了,我们和离吧,从此,你做你的好师姐,阿凌继续做金氏宗主,我就做我的族亲便好,想必阿凌也早就看不惯你做他的母亲了,你也不配做阿凌的母亲”金子轩淡定地说出这一番话

“金子轩,金凌他是不会同意的,师姐可是他母亲”魏无羡喊道

“阿凌一切全听父亲安排”金凌听完魏无羡的话,从容不迫地说出这番话

这魏无羡话音刚落便被金凌的话啪啪打脸,这个巴掌拍在魏无羡的脸上可是拍的响亮,在场有的修士笑出了声,还有一些修士的忍俊不禁

“子轩…”江厌离面色惨白,似乎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终究是事实,就像你老子终究是你老子一样(猝不及防的皮)๑乛◡乛๑

—  —  —  —  —  —  —  —分割线

哦,我的天,轩哥终于和莲藕离了,后面我还要让虞夫人和江枫眠这个渣男也离了,先定个小目标,挣它…咳咳(忘记刚才发生的)

我知道这篇极其短小,浓缩是精华(不接受反驳)

文笔渣,勿喷啊,要喷的话,私聊喷吧,当众喷好丢脸的( ’ - ’ * )

艾特一下总催我更的魔鬼 @呵呵 我更了,你也快点更文

然后再艾特一下沙雕蓓儿 @一只野生蓓儿酱〖超爱洋洋鸭〗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五)

本文名为怼人的自我修养或金子轩怼人记,右脑护弟  vs无脑护弟  


wxjj勿入


“好了好了,不闹了 接着看吧,蓝宗主我劝你管好你家的,放出来别咬到人了”玖妤看着蓝曦臣嗤笑一声


少年时


【魏无羡却终于听了进去。下学后笑道:“原来蓝家的先祖是和尚,怪不得了。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人r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尘。可他家先祖这样一个人物,怎么生得出这么不解风情的后人?” 这时,有人问道:“子轩兄,你看哪位仙子最优?”


魏无羡与江澄一听,不约而同望向兰室前排一名少年,正是兰陵金氏送来姑苏教养的小公子金子轩。 另一人道:“这个你就别问子轩兄了,他已有未婚妻,肯定答是未婚妻啦。”


听到“未婚妻”三字,金子轩嘴角似乎撇了撇,露出一点不愉快的神色。最先发问的那名子弟不懂察言观色,还在乐呵呵地追问:“果真?那是哪家的仙子?必然是惊才绝艳的吧!” 金子轩挑了挑眉,道:“不必再提。”


魏无羡突然道:“什么叫不必再提?” 平日里魏无羡从来都笑嘻嘻的,就算被骂被罚,也从不真的生气。而此刻他眉目之间,却有一缕显而易见的戾气。江澄也难得没有像往常那样斥责魏无羡没事找事,坐在他身旁,面色极不好看。


金子轩傲慢地道:“‘不必再提’这四个字很难理解吗?” 魏无羡冷笑:“字倒是不难理解,不过你对我师姐究竟有何不满,这倒是难以理解了。” 金子轩的未婚妻,正是云梦江氏的江厌离。 江厌离是江枫眠长女,江澄的亲姊。性情不争,无亮眼之颜色;言语平稳,无可咀之余味。 金子轩反问道:“你为什么不问,她究竟有何处让我满意?” 江澄霍然站起。 魏无羡把他一推,自己挡到前面冷笑道:“你以为你自己又多让人满意了?哪儿来的底气在这儿挑三拣四!“ 因为这门亲事,金子轩对云梦江氏素无好感,脱口而出:“她若是不满意,你让她解了这门婚约!总之我可不稀罕你的好师姐,你若稀罕你找她父亲要去!他不是待你比亲儿子还亲?” 听到最后一句,江澄目光一凝,魏无羡怒不可遏,飞身扑上,提拳便打。金子轩虽然早有防备,却没料到他发难如此迅速,话音未落就杀到,挨了一拳,登时麻了半边脸,一语不发,当即还手。 这一架打得惊动了两大世家。江枫眠和金光善当天就从云梦和兰陵赶来了姑苏。 】


“魏无羡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我父亲,你区区一个家仆之子,有何权利打我父亲”金凌厉声喝道


“谁让金子轩那厮说师姐的,明明是他配不上师姐”魏无羡反驳到


“阿羡,没事的,你有这份心,师姐心领了”江厌离笑道


“呵,我配不上她江厌离?你的好师姐相貌平平,修为低,整天只知道煲汤,女红,你看看当时哪位世家的仙子似她这般”金子轩讥讽道


“魏无羡,我儿子是兰陵金氏唯一的嫡子是金少宗主更是以后的金宗主,你有何资格打我儿子,我本就不满当年那一纸婚约,我儿子何其优秀,而她江厌离有何出众之地能配上我的儿子” 金光善看见江厌离如此,直接说出了一句让江厌离难堪的话,顺势将多年做宗主的威严拿了出来


“父…不…老金宗主…我…”江厌离有些害怕,江枫眠见状劝说了一下金光善便开始安慰江厌离


见状的一众修士开始议论纷纷


“江枫眠,你可真是个大好人,你那家仆之子出了一点事你就赶忙奔赴,你亲生儿子无论大事小事你都不会去,你这个父亲做到可真是‘称职’啊”虞紫鸢


“老江宗主,恕我直言,据我所知,当初你把魏无羡带回江家后,对他是万般宠爱,魏无羡的所有事宜你都是亲力亲为,而外界的风言风语你也选择无视,江厌离在当时的待遇也不差也是因为你觉得她的性格很好,很温柔,与世无争,在我看来那就是唯唯诺诺,这种性子居然还是个大家族的嫡长女简直不敢相信,在你与虞夫人有争执的时候,江厌离应该也只是在旁边做着自己的事吧,完全不管不顾,就问这样的人我把她娶回金家能有什么用,是我金家缺厨娘还是缺绣娘?”金子轩直视江枫眠的眼睛道


“金公子说的好,老江宗主,我知道你心中一直记着‘明知不可而为之’这条家训,你宠爱魏无羡一直说他有游侠风范,秉承了江家家规,而澄澄就毫无你所谓的江家风范,请问你所说的江家家规是明明知道不能做还要做还是明明知道做不到还要做呢?相信你自己很清楚,如果你所说的家训是我所说的第一个,那么你江家必亡!明知道不能做还要做,这是什么,作死啊,你是多想死才能这么作,还好虞夫人和澄澄没受你那所谓的家规茶毒,毕竟他们与你不同,当初就是因为你一昧的纵容魏无羡去犯贱,结果呢?莲花坞被灭,你真当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玖妤听完金子轩说的话,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江枫眠


“什么,江家之前被灭门是因为……”江奈以及一众江家子弟惊讶的左顾右盼,他们一直以为多年前的江家被灭是因为温氏的残暴和不讲理,却没想到是江枫眠的纵容和魏无羡的作死逞能造成的


—  —  —  —  —  —  —  —  —  —分割线


这章主要怼的还是江枫眠,魏无羡和江厌离只是次要吧,不过我发现怼着怼着就发现写了一段,其实我每次码这篇文都不爽,因为我每次都要去百度找魔道祖师,然后复制一些片段,然后粘贴到文章里,不过能怼wx,jfm,jyl就行


顺便艾特一下傻蓓儿 @一只野生蓓儿酱〖超爱洋洋鸭〗


然后艾特一下催我更的小可爱 @呵呵 呐,你要的文,我写了,然后你的文呢?你还一催就是两篇,有没有人性啊┭┮﹏┭┮


渣文笔,轻点喷(•̀⌄•́)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四)

         本文名叫怼人的自我修养或金子轩怼人记,右脑护弟vs无脑护弟


         “你们要吵吵嚷嚷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们要是敢动手,特别是对澄澄动手,后果自负,继续看吧”玖妤的目光顺着话语看向了魏无羡和蓝忘机


【当初乱葬岗大围剿,除了江澄,第二份就算金光善出力大。如今魏无羡却占了他私生子的舍,也当真不知这笔账要怎么算。


那少年见他发呆,心中讨厌,道:“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恶心的够了。死断袖。”


算起辈分来,莫玄羽还说不定是这少年叔叔伯伯之类的长辈,竟然要被一个小辈这样羞辱,魏无羡觉得,就算不为自己,为莫玄羽这具身体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


       “什么,那魏无羡还要不要脸,那可是他师姐的孩子,他师姐还是被他害死的,他还敢如此说金宗主”


“那魏无羡真是个白眼狼,忘恩负义”


“就是就是,活该被万鬼反噬”


看到这里,一众修士也忍不住出来说道几句,一时议论纷纷


“你们都闭嘴,我当时…”魏无羡自知理亏说话声儿就跟蚊子似的


“你们…你们别说阿羡了,阿羡他不是故意的”江厌离见众人不是议论就是骂她的好师弟,红着眼眶站出来为魏无羡辩解


“江叔叔,师姐我…”魏无羡此时目光有些胆怯的看向江厌离和江枫眠


“阿羡没事,不怪你,当时你也不知道阿凌是你外甥”


“魏无羡,你有什么资格来骂我的儿子”金子轩的目光直冲魏无羡


“金公子别动怒,魏公子他并不是有意的,魏公子当时也不知道那就是金小宗主,而且江老宗主不是也说了不怪魏公子吗”蓝曦臣微笑着劝解(蓝曦臣这个人设是个什么鬼,感觉我每次写他要是他不笑都怪怪的)


“魏无羡你就是一家仆之子,凭什么来骂我的孙儿,江厌离,阿凌他是你的孩子啊,你就任由魏无羡骂他吗”虞紫鸢看不下去他们那父慈子孝的场面,想到魏无羡骂金凌有 娘生没娘养 纵使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


“三娘,阿羡他是我云梦的大师兄不是家仆之子,阿羡他也不是故意的”江枫眠皱着眉道


“呵,魏无羡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有意的”金凌怒道


“你们刚才说的这件事呢,我觉得这位…喔…魏公子,你觉得你不是故意的是吧,那是不是你骂的不是这位金公子就行了呢?难道别人就应该让你辱骂吗,我看你根本就是没教养”温若寒忍不住插了句嘴


蓝忘机看见温若寒这样说他的道侣也生气了,一生气脑子都不知道飞哪儿去了,直接走上前去想打温若寒,可就在快要打到温若寒时,蓝忘机飞了出去(被玖妤打飞的)“我说蓝忘机,你这脑袋和耳朵是摆设吗?我说了谁敢动手,后果自负你是要挑战我的底线是吧,你这个无脑的人”玖妤现在可谓是满肚子火


“玖姑娘,忘机他不是有意的,只是他太有情有义了,见不得自己的道侣被如此议论”蓝曦臣忍不住说


        “哎呀,是我错怪了蓝儿公子呢,蓝二公子真是“有情有义”呢,真不知你们蓝氏有如此极品还能撑多久”玖妤嬉笑道


—  —  —  —  —  —  —  —  —  —  —  —分割线


         祝各位小可爱端午节快乐,也祝各位考生考的都会,蒙的全对,愿你们在合上笔帽的那一刻,有着战士收刀入鞘般的潇洒,加油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三)

          本文名叫论怼人的自我修养或金子轩怼人记,无脑护弟vs有脑护弟   


           wxjj误入


           蓝曦臣粉误入

        


         “那个啥,停停停,别认亲了,等我的目的达成了你们有的是机会认亲” 玖妤看着他们认亲认了一个多小时,感觉都快发霉了有木有,这才不得出场阻止了这场轰轰烈烈的认亲大会“艾维巴蒂,接下来播放的是这…嗯…反正就是这十几二十年发生的事”之后是一段完整的播音腔“请文明观影,不得在无家长无老师带领下观影,请给老弱病残孕和抱小孩的乘客让座,谢谢”(一说到请怎么样怎么样就会想到公交车和六不准(~ ̄△ ̄)~)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还能是谁。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大义灭亲,把魏无羡那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句公道话:杀得好。”


立即有人抚掌亮声应和:“不错,杀得好!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他魏婴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还谈什么别的。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百家为敌,丢尽了云梦江氏的脸,还害得江家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魏婴不是因为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而死的吗?听说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呢。”


“哈哈哈哈……这就叫现世报。我早就想说了,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话虽如此,可此次围剿乱葬岗,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不是五千吗?”


“三千五千都差不多。我觉得五千更有可能。”


“果真丧心病狂……”


话题转移,议论声又纷纷然起来。


“修炼终归是非走正统路子不可。邪魔歪道,一时风光无限,好像很嚣张很了不起?嘿,最后是什么下场?”


掷地有声:“死无全尸!”


          “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归根结底还是魏无羡此人人品太差,天怒人怨啊。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由于太长了我减少了一些不需要的)


        “阿澄,阿羡是你的师兄,你们从小情同手足,你怎能如此对他”江厌离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责怪


         “阿姐,我……”江澄话还未说完便被看不下去的金子轩打断


          “江厌离,江澄他可是你亲弟弟,你不关心他也就算了,还一昧的指责他,你有什么资格”(金子轩终于出场了,掌声欢迎~\(≧▽≦)/~)


        “子轩,我没有,我只是只是……”江厌离委屈道


         “金子轩,你有什么资格说师姐,师姐嫁于你是让你这样的吗”魏无羡看见金子轩如此说自己的师姐也忍不住说道


          “那我还想问问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我是金氏公子,金氏少主,你一家仆之子敢如此说我,谁给你的胆子,我没有资格说你的好师姐,这修真界比你的好师姐修为高,长的好看的多的是,说得好像我想娶你那好师姐似的”金子轩目光凌冽道


         魏无羡听不下去了,直接扑到金子轩身上想打他,谁知金子轩直接把他扯了下来,一巴掌删了上去


         “啊啊,金子轩你竟然敢”现在的魏无羡面色癫狂,头发凌乱,脸上还有个颜色鲜明的巴掌印,那样子对比泼妇简直有过而不及


         蓝忘机看见魏无羡被打,提剑上去就要打金子轩,可惜这孩子已经忘记了他莫得灵力,拿剑有个屁用,直接被江澄一鞭子抽开


          金子轩内心:啧啧啧,这蓝忘机太没教养了,还是阿瑶好,才不会像这蓝忘机一样


          蓝曦臣见自己弟弟被打特不爽,直接上去理论还露出了招牌微笑“金公子,魏公子他只是无心之失,勿要伤了魏公子及家弟,也别伤了各大家族之间的和气”


         “蓝宗主说的是,不必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不就是个魏无羡和蓝忘机吗?想必蓝宗主如此大气,也不会因为这两人而伤了和气”江澄的言下之意是你蓝曦臣这么大方,我们就是惩罚一下他们俩,蓝宗主也不会因为他们而撕破脸皮吧


          江澄这话蓝曦臣也不知如何反驳只好尴尬一笑


          温总内心:OMG,什么玩意,大型家族争吵现场?我的天哪,此地不宜久留啊(´இ皿இ`)(温总其实就是没有当上宗主的记忆)


         “行了,魏无羡你要是继续作妖,我不介意把你杀了,然后让你曝尸荒野的,还有蓝曦臣,我知道你护弟心切,可别护着护着败光了家族”玖妤似笑非笑的说道


     —  —  —  —  —  —  —  —  —  —分割线


终于我在拖了一个月后又更了一篇短小的不能再短小的文,短小精悍是精华(不接受反驳)


夭夭内心戏:OMG,金子轩终于能说话了,终于开始怼了,为什么原文这么长balabala……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二)(怼人相关)

         本文名叫论怼人的自我修养或金子轩怼人记,无脑护弟vs有脑护弟            

  http://lianhuawuzuiajiangqingwan.lofter.com/post/202d37ce_12e77fca8前文链接

         wxjj勿入

本文算是解释之前的原创人物以及本文相关所有都会在这篇文解释清楚,看完了本文相关的解释别退,第二章在后面

本文的脑洞是 @红颜啊~ 大大给的

 

本文会向着怼人的方向发展

之后为了怼人也是让众人看一遍魔道祖师,之后会涉及原文,后面会适当的放一些同人歌,根据原著和同人歌怼,原文用【】代替

因为后面是怼人的文,复活的人物不包括义城三人组,藏色散人,魏长泽,青蘅君,以及蓝曦臣的母亲,温晁小阔爱和温逐流,

目前一直困惑着要不要让江枫眠悔改(有意向的小可爱私聊我呐)为什么不让江厌离悔改呢?因为好师姐没救了(我也很无奈┐(´-`)┌)

本文的澄澄算是彻底放下了从前,专心致志做好一宗之主,金凌的舅舅,就是对金丹一事还如鲠在喉,之后肯定会让澄澄为何失金丹的愿意曝光的

        本文的金凌是私设,和原著那个没关系,宠舅,会帮着金子轩和虞紫鸢怼忘羡,江枫眠,江厌离

江奈(原创人物)是个小哥哥哟~

        江奈是澄澄外出夜猎时捡到的一个孤儿,现任莲花坞大弟子,奈:怎样,澄澄给他取名为江奈,就是让他决定自己以后的认识是怎样的,命运由自己掌控

玖妤(原创人物)这是个小姐姐吖

        玖妤是系统boss,和澄澄一样毒舌,护澄,把澄澄当宝贝,澄吹,是舅妈粉兼妈妈粉(就是把澄当儿砸的那种)怼人副主力,有某种未知能力(说白了就是开了金手指的VIP(~ ̄△ ̄)~)

    分割线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以下正文开始)

        “江澄,你带我们在这山上转了有一会了,什么都没有找到,你找得到吗?”魏无羡似是看戏般嬉笑道

“什么!什么叫我舅舅带着你们转,明明是你们跟上来的,魏无羡你还要不要点脸”金凌怒目圆睁道

蓝忘机目光一冷,金凌本来还想继续说却发现说不出话了“唔…唔唔……”无法说话的金凌只能瞪着蓝忘机发出唔唔的声音

江澄目光陡然一凛紫电已然是甩了出去“含光君你的手是不是太长了,都管到江家金家来了”

蓝曦臣看见蓝忘机公然禁言金家家主,面子也挂不住了,对江澄金凌赔笑到“江宗主金宗主真是对不住,我会好好管教忘机的,别伤了和气,忘机,还不解了金宗主的言”

“兄长……是那金如兰先出言不逊的”蓝忘机不满道

“是啊,蓝大哥,你不用道歉的,金凌,我可是你大舅,你真是连你母亲一定好都没学到,净是学到了你舅舅和你父亲的坏处,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身上没有你母亲一点影子”魏无羡失望道

“忘机!”蓝忘机见蓝曦臣已经有些动怒,还是解了禁言

“你还好意思说我要不是你……”金凌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江澄一个眼神制止了

“忘机,快解除禁言”蓝曦臣看着周围的修士小声地议论开始有些慌了,蓝忘机自然是听到了周围修士的议论,虽是不满还是解除了禁言 。江澄看见蓝忘机解除了禁言,道“金凌,江奈还有江氏子弟,走了”

若干个时辰后(其实我是想快点结束,感觉有点垮)

“宗主,那冲天的怨气就是从这山洞里涌出的,而且外面有禁制,把外界和山洞隔绝开,但是不会阻止怨气涌入外界”江奈道

江澄看了一眼禁制“江氏子弟,破阵!”其余百家首领看见了也让自家子弟上去协助江氏子弟破阵

眼看禁制就要被攻破了,在那禁制被攻破的一刹那,强烈的白光一闪,本应该处在祭灵山的仙门百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嘶,这里是哪儿?”“哎,这里是哪儿?”悠悠转醒的百家子弟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云梦祭灵山,都疑惑的看向四周,这里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这个空间似是一个阵法,在阵法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也出不去,就连这个阵法都看不见,只是走到一定的位置不能往前走,好像有什么挡住了路

江澄醒来没有看见金凌,倒是看见了魏无羡嬉笑着和蓝忘机调情,淡淡的看了一眼就走了(其实不是走了,是去找小金凌去了)

“舅舅,我在这”金凌醒来就看到了自家舅舅便大喊着

“江宗主,我们这是因为那怨气的事情才来云梦的,可是现在我们在这鬼地方,您是不是该给我们百家一个交代”广陵许氏的宗主颇为不满道“对啊江宗主,我们可是因为来云梦才到这里的,是不是该给我们个交代”

“对啊对啊”仙门百家开始应和着

江澄皱了皱眉“此事我江某一定会给个交代,只是现在更加紧要的是怎么出去”说罢便挥起紫电甩向阵法

“澄澄息怒啊,别动手,啊呸,别动鞭”一位少女慌忙从阵法里现身(玖妤boss出场了)

“你是谁?怎能如此唤我舅舅”金凌忿然道,江澄听见别人如此唤自己,手不知不觉就抚上了紫电

“阿凌别气嘛,哎哎哎,澄澄,有话好好说别动紫电”

“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玖妤,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的,为的就是让你们知晓那不为人知的往事,顺便看看有的人是多么的厚颜无耻!”

江澄虽有些疑惑还是道“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就不必知晓了,姑娘还是快些放我们回去为好”

“澄澄,我不是不让你们回去,只是让你们看一些东西,而且我可以复活你的亲人”

“你能复活阿娘他们?”听到玖妤说可以复活自己的亲人,说话都有一些颤抖

“可以的,澄澄你看那儿”顺着玖妤的手指着的地方看去,有一行人向他们走来

“父亲,阿娘,阿姐”江澄看见自己已故的亲人出现马上跑了过去

而江厌离和江枫眠看见了旁边的魏无羡,都走到了魏无羡那里

“爹……”金凌看到远方那穿着金家校服的一行人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嘿子轩,你看那个是不是你的儿子我的孙子啊,长的真好看,遗传了我金家的长相……哎哎哎夫人打轻点!”金光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夫人教训了一顿

玖妤看着众人重新见到亲人,一个个该流泪的流泪该拥抱的拥抱(忽略魏无羡江枫眠江厌离此画面还是很美好的)

随后又走来了一行人里面有被魏无羡杀死的三千修士,少年时期的温若寒,聂明玦,金光瑶(还有所有和魏无羡有仇的)

“那是,温若寒!”一位年纪较大的修士惊声道,一听这话周围都沸腾了“温若寒在哪里?我们要报仇”“不能让温若寒活着,杀了他”

玖妤马上施了个法让那些要去杀人的修士全部不能动了并解释道“这是年少时期的温若寒,并不是之后的温宗主,而且等你们看完了我要给你们看的,你们再去决定要杀谁,但是你们要是在这里杀人,那我也不介意杀了你们!”“而且我已经封了你们的灵力,只有澄澄还能使用灵力”(舅妈粉兼妈妈粉偏心)

“凭什么只有江澄可以使用灵力”魏无羡不满的看着玖妤

“凭什么?就凭老娘愿意,澄澄可是世界的珍宝,我当然要把别人没有的给他,好好护着他”

(以下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认亲大会)

        第二章到这里就写完了(感觉还是好短)

下一章原文怼人开始,由于不会写认亲的,所以认亲环节就这么草率的过了,渣文笔轻点喷(滑稽护体救我)

艾特一下小阔爱 @拾柒 

艾特下小蓓儿 @敲可耐的蓓儿酱〖薛洋最胖胖〗

论怼人的自我修养(一)

        本文名为论怼人的自我修养或金子轩怼人记,无脑护弟vs有脑护弟,本文金凌私设,没有像原著那样的什么“你姓江又不姓金”

        wxjj勿入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轻喷,本文的澄澄已经将过往都放下了


        那些我提醒了还要进来翻墙找骂的,就不要说我欺负你什么的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


时间线:距观音庙已经过去一年


以下为正文


      “唉唉,听说没,最近云梦出大事了,把仙门百家都惊动了”


     “这又是出了什么事儿啊?这几年就没有太平过,先是那夷陵老祖献舍重生,再是聂氏的吃人堡,而后老聂宗主聂明玦被仙督金光瑶分尸,蓝宗主闭关,这次准没什么好事”


      “这次是那云梦江氏的祭灵山,听我那在莲花坞当差的侄儿说,在几天前的时候,在祭灵山上突然涌出大量怨气,那祭灵山可是被那冲天的怨气给包裹住了,还隐隐有像外部扩散的样子”


       “那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这怨气泄露出来,那我们不就活不下去了吗”


       “现在仙门百家倾巢出动,就连四大家族的宗主都出动了,可见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


  云梦祭灵山山脚


        “宗主,祭灵山上不知为何多出了一个山洞,那冲天的怨气就是从那个洞里涌出来的”江奈(原创人物,下次会单独开一篇文解释)着急道


        江澄微微抬了抬眼“啧,江奈,走,我们去看看是什么鬼怪在作祟,还敢来我云梦作妖”


       “是,宗主”


       “江宗主还是不要贸然行动的好,要是江宗主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蓝曦臣笑道


        “这里是我云梦的地盘,我想干什么还轮不到你姑苏蓝氏来管!”江澄微微皱了皱眉道


        “嘿,江澄,怎么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这副样子”魏无羡嬉笑道


         “呵,江某做什么还轮不到你姑苏的蓝二夫人来管”


          “江晚吟,慎言!”


        “呵,不知道该慎言的是谁,这里是我云梦的地盘,你含光君来了就算了,还敢直呼本宗主的名讳,你好大的胆子!”江澄睨了他一眼道


        那蓝忘机也是一愣,不知该说些什么


        江澄见他们不说话,径直走上了祭灵山,仙门百家因为不熟悉云梦的路,不敢乱走,也跟着上了祭灵山……


       到这里第一章就结束了,这是我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文,写的不好请谅解,以后会有原创人物,各项事情会另发一篇文解释,轻喷(我有滑稽护体)


艾特一下各位大大 @青灯   @青黛  @夜幽邪  @今天也嗑轩澄呀